熱議 | 溝通展品和觀眾的說明牌,為何在擺放位置上出問題

2019-11-27 來源: 弘博網

我們常常在博物館見到各種各樣的說明牌,這些說明牌在內容上或簡明概括,或詳細周全,可以幫助觀眾正確認識、了解藏品。隨著科技的發展,說明牌的形式也變得多種多樣,越發具有吸引力。

然而,今天小編想在這里討論的,卻不是說明牌的內容,也不是說明牌的形式,而是說明牌的位置。

如果你參觀過足夠多的展覽

一定見過這樣的說明牌

或者這樣的說明牌

這些說明牌,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擺放的位置并不十分“貼心”,需要觀眾彎腰貼近或者伸長了脖子使勁才能看清。

為什么要這樣擺放說明牌呢?

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

1、受到一些展品或展陳設計的限制

一般來說,說明牌都會靠近其所要說明的展品。有時,一些展品本身體量較大(如書畫類、服裝類展品),將展品擺放進展柜之后,又由于兩側還有其他展品,說明牌不便放置于展品兩側,擺放位置就被擠壓到展品下方。

2、考慮到不同觀眾的參觀需要

每個人參觀的時候,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去感受展覽,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也要考慮到不同觀眾的參觀需求,比如出行不方便的人士,或者青少年兒童,擺放位置過高,可能會造成他們的不便,為了讓更多的人盡可能平等地享受在博物館參觀的樂趣,在說明牌擺放位置這一問題上也就更大程度上向這類人群傾斜。

3、陳列設計師的喜好與考量

這個原因就沒得說了,有的陳列設計師就是喜歡或者出于某種考量把說明牌放置于展品下方,當然這可能不僅僅是出于個人的喜好,也是對于展覽整體考慮的結果。小編也在某個展覽中見到過將說明文字貼在展柜玻璃上的方式,雖然文字因為玻璃透明反光看不清,但也可以讓展覽保持連貫,陳列整體氛圍不受打擾。

不管是出于什么樣的原因,確實要承認的是,有的展覽在說明牌的位置上,讓觀眾感到了不舒適。打開微博搜索,對于說明牌位置的吐槽,雖然不多,卻也不是沒有。



針對展覽說明牌的評論截圖

如果是出于展品限制或者陳列設計的原因,是否應該考慮將展示柜里的背板或者玻璃充分利用起來?或者在展品旁邊的合適位置專門設置說明牌的位置?

而如果是出于不同觀眾參觀需要的考慮,小編更想問問下邊兩個問題:

首先,保障有特殊需求觀眾的參觀體驗固然十分重要,但是對于更多地來博物館參觀的普通觀眾,他們的參觀體驗又如何保障?這樣過度考慮特殊需求觀眾,而讓更多的觀眾感受不到在博物館里參觀的尊嚴,是否存在矯枉過正的情況呢?

其次,對于一些青少年兒童,現在的說明牌顯得并不友好親近,如果是為了讓這些孩子們更好地了解展品及其背后的文化,除了位置上方便他們觀看,內容上是不是也應該更從青少年兒童的角度出發,設計一些更適合青少年兒童閱讀理解的說明牌呢?

在科技發展如此迅猛的現代,語音導覽、VR技術、AR技術等等新事物層出不窮,是否說明說明牌就已經不那么重要了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說明牌是觀眾來到博物館后,最先接觸到的對于展品的解讀與說明。小小的說明牌,可以成為啟發觀眾更多思考、引導觀眾進一步去了解展品的工具,卻也可以給觀眾在第一時間留下不適的印象,讓觀展體驗大打折扣。

說明牌擺放位置這樣一個問題,真的討論起來,其實很難找到一個解決的具體方案。今天,小編提出這樣的問題,也是期望未來的博物館能更加關注類似說明牌位置這樣微小卻關系到每一位觀眾的細節。對于博物館來說,不能因為這樣的吐槽不多見,就不去思考,不去嘗試尋找解決的方法。讓觀眾在博物館里更有尊嚴地參觀,應該是每個博物館的追求。



編輯:康忙北鼻#曉看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55期
熱議 | 盉、罍、鬲、匜、斝……進了博物館卻覺得自己像“文盲”?
博物館有必要在生僻字旁標注拼音嗎?如果有,應該注意什么問題?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決這些由生僻字引發的難題嗎?
2020-01-14
第254期
熱議 | 展墻變身涂鴉墻?那些博物館觀眾無處安放的表達熱情
2020年的第一天,在迎來了大量觀眾的同時,西漢南越王博物館也遇到了一件糟心事兒。
2020-01-06
陳敘良
陳敘良湖南省博物館
七屆“藝術長沙”,博物館舉辦當代藝術的“經驗與策略”
講述湘博舉辦當代藝術展的“經驗與策略”
鄭茜
鄭茜中國民族博物館
博物館融入社會,從理解社會需求開始
“中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文化展”有什么特色,如何服務于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又能夠帶給博物館哪些思考?
双色球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