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立足館藏與研究,闡述湖南地方古琴文化的歷史與傳承

2019-10-30 來源: 弘博網

前言

湖南省博物館館藏文物豐富,現有藏品18萬余件,時間跨度從遠古時代至近現代,藏品類別多樣,除了蜚聲中外的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商周青銅器,還有熠熠生輝的各類陶瓷、數量可觀的歷代名琴、名家大師的書畫名作等等。

基于此,湖南省博物館緊扣館藏文物特色,深挖文物內涵,在2019年“518國際博物館日”之際,向公眾推出既體現自身優勢、又彰顯湖湘特性的三大專題展覽:“激逸響于湘江兮——瀟湘古琴文化展”“瓷之畫——從長沙窯到醴陵窯”“畫吾自畫——館藏齊白石繪畫作品展”,從而實現展陳系統的全面升級,并最終構建以兩大基本陳列為核心,三大專題展為補充,不斷更新的原創特展為活力的展陳體系,為觀眾帶來多樣化的文化選擇和文化享受。

為此,弘博網將持續關注湘博展陳體系的全新升級,為讀者帶來更多關于展覽策劃的獨家專訪,了解專題展策劃背后的湘博經驗。

湖湘大地作為古琴的故鄉,琴風琴事源遠流長。為此,湘博立足于館藏,全新策劃“激逸響于湘江兮——瀟湘古琴文化展”,旨在通過湘楚琴史、館藏古琴、古琴制作、古琴演奏等板塊,以珍貴古琴實物與文字、圖片說明、多媒體演示,為觀眾展示了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瀟湘古琴文化。對此,弘博網也有幸采訪到本次展覽的策展人、湖南省博物館副館長陳敘良,為我們解讀展覽的主題思想與設計理念。

“激逸響于湘江兮——瀟湘古琴文化展” 

立足館藏與研究

對于此次三大專題展的推出,陳敘良表示,由于湘博為綜合性歷史藝術博物館,館藏類別豐富。因此,湘博在兩大基本陳列與不斷更新的原創特展的基礎上,又以三大專題展為補充,立足于湘博豐富的館藏,為觀眾帶來多樣的文化選擇和文化享受。與此同時,陳敘良表示,專題展的推出也同樣為館內研究人員的最新研究成果提供了一個轉化、展示的平臺,以此形成“收藏—研究—展示”這一良性循環。

據了解,在新館建成前,湘博也曾多次舉辦過古琴文化展。陳敘良介紹,相對于之前的古琴展覽,此次“激逸響于湘江兮——瀟湘古琴文化展”并非只是單純地展示館藏古琴本身,而是精選33件古琴精品,對古琴的發展脈絡進行梳理,且更為突出地展示了湖南地方古琴文化的歷史與傳承,以讓觀眾了解作為古琴故鄉的湘楚大地有著怎樣的琴韻魅力。

展廳

對于此次展覽所用標題 “激逸響于湘江兮”,陳敘良介紹道,此句出自于民國時期湖南著名琴家李靜題“獨幽”琴詩句——“激逸響于湘江兮,堪比德于遺老”,以此讓觀眾在麓山的明月中、在湘水的余波中,感受琴聲之悠揚、文化之傳承。

李靜《已未九月朔題獨幽琴照片于北京》

闡述湖南古琴文化的歷史與傳承

起源于楚地的古老樂器

古琴是中國古老的彈撥樂器,原名為“琴”,近代為區別于其它樂器,才習慣地叫做“古琴”、“七弦琴”或“瑤琴”等。其悠久的歷史可以上溯到約公元前三四千年的“伏羲制琴”。除了“伏羲制琴”的傳說之外,“舜作五弦琴”的故事也同樣流傳于民間。《禮記?樂記》中記載“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夔始制樂,以賞諸侯”。其中,“南風”具有典型的楚辭風格,是為楚地音樂。由此可知,古琴自誕生之始,便與湘楚大地有著密切的關系。

伏羲式古琴

相傳由伏羲氏發明創造,“伏羲式”琴造型圓渾古樸,項腰各有半月形彎入,音色寬宏。

到了先秦時期,湖南所在的楚地更是產生了諸多演奏水平較高的琴家和許多優秀的琴曲。《吳越春秋?闔閭內傳》曾記載,樂師扈子援琴為楚作《窮劫之曲》,震撼楚莊王的心弦,決心勵精圖治,振興楚國。除此之外,《淮南子》《古琴疏》等古籍也對楚國琴事、琴人多有記載。其中,春秋時期的楚國著名琴師俞伯牙,擁有高超琴藝,其所作《水仙操》《高山》《流水》成為影響深遠的古琴名曲。

除了上古傳說與文獻記載,湘楚地區的戰國及漢代墓葬也出土了精美的古琴實物,如十弦琴、七弦琴等形態未定的早期古琴。其中,此次展覽第一單元“遠籟”特別展出了馬王堆三號墓出土七弦琴及“琴”竹簡遣策復制品。該琴原件由桐木面板與梓木底板組成,通體髹黑漆,弦已腐朽脫落。古琴使用痕跡明顯,當是墓主人生前所用之物。

 西漢 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

通長81.5cm,通高13.3cm,寬12.0-12.6cm

琴由桐木面板和梓木底板兩部分組成。琴通體髹黑漆,弦已腐朽脫落。古琴使用痕跡明顯,當是墓主人生前所用之物。

陳敘良認為,古琴的出現及發展與湘楚地區發達的手工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眾所周知,古琴制作需要髹漆,而早在春秋戰國時期,楚地的漆器髹飾技藝便已達到了極高水平,大量出土的楚國漆器無疑是最好的證明。與此同時,古琴絲弦的制作也離不開養蠶繅絲技藝,在戰國中期,楚地種桑養蠶規模和繅絲織帛水平已躍居列國之首,而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大量精美的絲織品更是展示了湘楚地區栽桑、養蠶、繅絲、織綢的高超的工藝水平。

 因此,根據種種文獻資料與出土實物,陳敘良大膽推測,湘楚大地琴風、琴事源遠流長,其或許便是古琴這一古老樂器的發源地。

寄托文人心聲的悠悠琴聲

在眾多音樂當中,琴無疑最能代表中華民族的音樂。其悠遠深邃、樸拙內斂的聲韻備受歷代文人雅士的推崇,為“琴、棋、書、畫”四藝之首。而彈琴便成為他們修身養性的方式,寄托著他們的胸懷與心聲。 

陳敘良介紹,為了傳遞中國文人寄托于琴的心聲,展覽第二單元“心聲”特別展示了二十余件唐代至民國著名的文人琴。其中,最著名的莫過于“獨幽”與“飛泉”兩件唐琴,二者均為民國時期湖南琴家李靜所藏。獨幽琴的龍池腹款中有隸書刻款“太和丁未”四字,乃晚唐文宗時所造宮琴,為目前全國十余床唐琴之一。其曾為王夫之所藏,古琴大家楊宗稷《琴學叢書》之《藏琴錄》稱其為“鴻寶”,鄭珉中將其視為“鑒定唐琴的標準器”,是湘博館藏古琴中的鎮館之寶。唐琴之外,展覽還展示宋琴如萬壑松風琴、明琴如鶴鳴秋月琴、清琴如崩霆琴等,其間不乏左宗棠、譚嗣同等湖湘先賢名士之遺物,向觀眾訴說著他們“家國天下”的情懷。

唐獨幽琴(靈機式)

通長120.4cm,琴額寬20cm,琴肩寬21cm,琴尾寬15cm

琴面桐木斫,琴底梓木斫,冠角、岳山、承露由硬木所制。翠玉琴軫,琴徽似玉非玉,古琴大家鄭珉中先生疑為瑟瑟徽。通體斷紋較多,有蛇腹斷、牛毛斷、流水斷、龜背斷、梅花斷。栗殼色底間朱紅漆,鹿角霜灰胎。龍池、鳳沼為圓形。

那么,古琴又如何得以寄托中國文人的心聲呢?陳敘良解釋道,古琴樂器的琴弦長、振幅大、持續時間長,且多使用絲弦,使得音色溫潤醇厚,再加上琴身的木板及厚厚的漆胎覆蓋,致使古琴共鳴性強、余音悠長,體現了寧靜淡泊之美,與中國文人所追求的平和沖淡、超然脫俗不謀而合。在漫長的封建社會里,許多富有正義感、胸懷抱負的飽學之士,往往懷才不遇,仕途坎坷。既然不能“達則兼濟天下”,文人們便退隱山林,以“琴棋書畫”自娛來排解精神上的孤獨與寂寞。逐漸,文人們形成了一種不拘形跡,不羨富貴,不重榮辱,隨遇而安,一任自然的人生態度和處事風格,從而實現并達到“窮則獨善其身”的超脫境界。

宋萬壑松風琴(仲尼式)

通長116.7cm,琴額寬17.6cm,琴肩寬19.4cm,琴尾寬14.6cm

琴面為桐木斫,琴底為梓木斫,冠角、岳山、承露由硬木所制。玉質雁足,和闐青白玉琴軫,蚌徽。琴面有龜背斷、流水斷、牛毛斷,琴底有冰裂斷、流水斷、牛毛斷。栗殼色底間棗紅色朱漆及黑漆。龍池、鳳沼為長方形。琴身兩側有明顯的剖腹重修痕跡。龍池腹款為“趙氏子昂家藏”字樣,或為元代大書畫家趙孟頫曾用之琴。

與此同時,湖南古琴收藏之豐富、文化之深遠,也與其琴人之傳承不無關系。為此展覽向觀眾詳細介紹了湖南地區如九嶷派、南薰琴社、愔愔琴社等琴派以及楊宗稷、李靜、陳維斌等多位琴家。

展廳

融入禮樂制度的古琴古樂

為規范祭孔禮儀,清代湖南地區成立了專門的禮樂局,如瀏陽禮樂局、衡陽禮樂局。禮樂局為祭孔儀式定制古琴,多用于獨奏的古琴被納入祭孔樂舞中,與瑟、笙、洞簫、塤、應鼓、編鐘、編磬等樂器一齊奏響,與禮樂制度融為一體。

其中,瀏陽禮樂局于道光九年(公元1829年)由瀏陽知縣聘請邱之稑組建,并依據山東曲阜祭孔音樂(即宮廷頒布的祭孔樂譜)而創制了一整套獨具風韻的祭祀古樂和古樂器,融樂、歌、舞、禮于一體,史稱“瀏陽古樂”,用于每年瀏陽文廟等祭孔儀式。光緒乙巳年(1905年)演奏樂舞隊伍增至二百多人,規模龐大,氣勢壯觀,在全國以至海外頗具影響。據介紹,“瀏陽古樂”音律雅淡,靜穆溫和,令世人回味無窮。此次展覽的第三單元“禮樂”也展出了瀏陽禮樂局與衡陽禮樂局斫制的數件七弦琴。

匠心匠藝下的古琴斫制

陳敘良介紹,古琴制作需要遵循一套嚴格的程序,從選材到成型,都傾注了斫琴師的大量心血,展現了斫琴師的非凡匠心。斫制精美的古琴本身,也包含了豐富的文化內涵與審美價值。 

古琴造型優美,歷來為斫琴家所重視,歷代琴式記載多達五十余種。在存見的古琴中,最常見的有仲尼、連珠、落霞、伏羲、蕉葉等。而其背后所用材料、工具同樣極為豐富,做工十分考究。

cea6be246f4ac33931ec0d989d221249.jpg斫琴所用工具

 為了直觀地向觀眾傳達復雜的斫琴過程,在實物展示與互動之外,展覽第四單元“斫琴”也專門將古琴制作流程以影片的形式展示給觀眾,展示了古琴制作從選材到槽腹、從合琴到灰胎、從研磨到擦光、從定徽到安足、從上弦到調音的全過程。 

當然,不同選材、不同形制、不同工藝也使得每一件古琴都獨一無二、極具個性,造就了古琴獨特的味道與魅力。 

打造雅致的展覽氛圍

陳敘良表示,為了讓公眾能夠身臨其境地體會古人撫琴時的幽雅景致,此次展覽在展陳色調、燈光、展標以及空間場景都進行了特別的設計。

展廳

 其中,展覽更是利用一定的展室面積,為觀眾布置出一個書房帶琴榻的半開放式場景,其中陳列書桌、書架、琴桌琴凳等,以營造素靜、古樸、簡潔、幽深的氛圍。

展廳

同時,展覽還定期邀請琴家在此舉行講座或演奏表演,觀眾亦可參與其中,聆聽古琴獨奏以及琴歌、琴簫、琴塤演奏,觀看書法、繪畫表演。為使觀眾充分了解演奏琴曲的內容、背景等信息,在每首曲子演奏之時,還通過電腦大屏幕對其作詳細介紹,便于聽眾們更好地領會其寓意,感受其意境,而不僅僅只是徘徊在樂曲之外。古雅的琴聲、精彩的表演與濃郁的文化氛圍,將現場聽眾引入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溫雅情境。

展廳 

關注觀眾需求,實現文化升級

陳敘良表示,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近些年,觀眾的文化素養有著明顯的提升。如今的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普遍接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也使得他們對文化生活、對博物館展覽有著更高的要求。特別是在當下這樣信息爆炸的時代,人人都可以通過網絡獲取資訊的時代,觀眾走進博物館不再只是被動地接受教育,而是希望成為博物館知識生產的參與者,圍繞展示內容進行自主探索、分享與交流。

 長期以來,湘博始終堅持定期向觀眾提供學術講座,針對展覽、館藏,從考古、歷史與藝術多角度與觀眾進行深入討論。但由于學術性強,在過去,講座所吸引的觀眾往往有限。而如今,講座預約在網絡平臺一經推出便立刻爆滿,其中年輕觀眾更是主力。這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學術講座,也同樣出現在收費臨展中,如今的年輕觀眾愿意為文化付費、為優秀的展覽付費。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而博物館作為文化中樞,其本身便承擔著為公眾創造美好生活的重任。因此,博物館應該關注到當下觀眾結構的變化、觀眾素質的提升以及觀眾需求的轉變,并及時進行回應,為觀眾呈現有深度、有內涵的展覽及活動,”陳敘良說道,“以激發人們在各行各業的創造靈感,使博物館成為真正的城市文化發動機。”

預告

本期,弘博網與大家分享了湘博如何立足于館藏、研究,以展示湖南地方古琴文化的歷史與傳承。下一期,我們將繼續關注湘博專題展覽,聚焦于“瓷之畫——從長沙窯到醴陵窯”,進一步了解湘博在專題展策劃上的創新、突破。


作者:蓓蓓

編輯:大偵探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双色球综合走势图